北小儿岛

什么

【舟渡】绵绵

我歇比了


朝生暮落:

短打/甜甜/原作向
OOC 没剧情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苗助理有点愁,她觉得自家老板疯了。


加班狗没有礼拜天,今天早晨她照例送文件去办公室,费渡正在接电话,倚着办公桌一侧,身形清隽,黑衬衫笔挺的袖口里探出一双伶仃手腕。苗助理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,不经意间听到一点点无关紧要的电话内容。是真的无关紧要。他手机音量开的不大,人声听不清楚,只隐隐约约听见那头几声凄厉的猫叫——她立马回想起那只膀大腰圆的肥猫,心里默默给它点了根蜡。费渡还在“嗯哦啊”地应着电话,她把一摞牛皮纸的文件袋分门别类地放到办公桌一侧,心里还在猜这只猫犯什么事儿了,叫得跟要被炖了一样——正转身打算走的时候,费渡叫住了她,看上去有点为难。“苗苗,”他问,“Gucci的花盆,哪儿能买?一天之内到货的。”


???


她又缓缓回过头来,打量了费渡一遍——他还是侧倚着桌子的姿势,越发衬得身量挺拔如林。黑衬衫,灰领带,没戴眼镜,八点半钟的阳光濡湿了眉睫、鼻梁与抿着的嘴唇,连带着柔软的发旋也落上一层淡金。落地窗外是苏醒的城市,万千川流不息从他身后掠过,延绵不绝至视线尽头。苗苗收回目光,劝自己相信他并不是神经病,可能就是败家败得比较贴近生活。


颜狗苗苗在心里这么想,维持着表面的冷静说:“费总,我不知道。”——然后她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崴了一下,高跟鞋鞋跟咔吧一响险些断掉。手机叮咚一响,她扶着门框站稳,划开微信。


费总:过两天给你买双新的。


她连门框都扶不住了,恨不得时间倒流回五分钟前,她一定做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助理,再也不耳朵贱听这种老板突发奇想的问句,再也不用茫然又疑惑的目光看老板,再也不……她默默忏悔了两分钟,首次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。好嘛,兢兢业业三十年,一朝回到解放前,被一个Gucci的花盆打败了。她瘪瘪嘴走了,打算去茶水间给自己倒杯热水压压惊。


送走了怀疑人生的助理,迎来了一个玄妙又玄妙的问题,费渡在大转椅上转了一圈,没思考出个所以然。他也很愁,骆闻舟傻了,在每天和骆一锅斗智斗勇的过程中被猫同化了智商,开始穷极奢侈,奢侈地让人觉得“这人有病”。可能某天下班回去,他就要看到一人一猫蹲地下,为一盒猫罐头大打出手……他对着一堆平铺直叙的红头文件发了会呆,撑着下巴,旋开帽的签字笔孤零零地待在一边,这世界无暇顾及他脑内吱哇乱叫的天马行空,办公室里只有一台空气净化器微弱地嗡嗡响着。好一会儿,费渡才回过神来,捞起签字笔,还是有点儿想把骆一锅丢出家门。


破猫,友尽吧。


破猫被骆闻舟拎着后脖颈,被迫直面自己的罪行:一个骨瓷花盆和里面的吊兰双双被肢解,里面的土散了一地,这场面有点儿似曾相识,但是这次骆闻舟及时地到达了犯罪现场,并把重达十五斤的罪犯提到了空中。费渡上个月带来的小猫缩在一边,尾巴直竖起来。大概是目睹了此等凶残场景后幼猫的心灵受到了冲击,它看着对峙着的一人一猫,怯怯地叫了一声。


骆闻舟放下手里挣扎着的胖猫,撕开一袋猫粮倒到食盆里,推到小猫面前:“吃吧。”小猫围着盆怯生生地转了两圈,最后还是埋头吃起来,骆闻舟趁机撸了一把它毛茸茸软绵绵的耳朵。它刚来时瘦得肩胛骨都突出来,现在养胖了一些,摸着很有成就感。他自认没什么爱心,但听到幼猫舒服的呼噜呼噜声后心还是突然就软成一滩春水,几乎没力量跳动——郎乔要来了看见这只猫,估计得直接送进ICU里。骆一锅在一旁虎视眈眈,他看了一眼此猫肥大的胖脸,果断低头继续恋恋不舍地撸猫,满腔火气不知不觉间都春风化雨般消散了,甚至开恩般地给骆一锅也开了一盒猫罐头。


猫是好文明哦。骆闻舟摸着猫,觉得自己之前可能养了个外星物种。


“费渡能把花盆买回来吗,”骆一锅呼噜呼噜吃罐头,骆闻舟一边撸猫一边自言自语,“万一这少爷又买错了……哎哟,我得给他打个电话。”他正要站起身去拿手机,吃饱喝足的猫翻了个身露出肚皮,轻而软地叫了一声。骆闻舟自打养骆一锅起极少享受这种待遇,当即打消主意,决定撸猫撸到地老天荒。清闲的星期天,暮色渐沉,一个人两只猫,还有一个还没回家的加班的总裁。两条腿都麻了骆闻舟才站起来,任劳任怨地打扫了花盆的残尸,边扫边盘算着晚上炖个汤——明天费渡大概不用加班,再适当床上运动,一起赖个床,哪怕他醒了也得待床上,啥也不干就躺着,让自己圈怀里,就很美滋滋。


六点十八分,门口传来钥匙磕碰锁孔的细微响动。骆闻舟在厨房切菜,耳朵却听紧了每一个动静,开门的,关门的,换上拖鞋、挂上大衣的,门垫轻飘飘的摩擦声和衣架不堪重负的吱呀。费渡裹着一身寒气进了厨房,把下巴搁在骆闻舟肩弯,温软的带着凉气的呼吸就伏在他脖颈上。“师兄,晚上吃什么?”“我炖个汤,天冷了,补一补好——你快起开,别碍手碍脚。”


骆闻舟口嫌体正直,嘴上说让费渡起开,但还是任凭费渡挂着他,把他当人形取暖机——狭窄逼仄的厨房实在容不下两个人,挂了一会儿费渡就不得不松开手去餐厅坐着取暖,还是怕冷,倒了杯热水捂着。骆闻舟还在炖汤,留给他一个背影和半侧面,明朗动人的肩膀和脊背线条,毛衣领子上露出的一截脖颈,挺直的鼻梁,半垂的眼,都若隐若现在热气里,像是诗化了的一个暖和的梦境。


费渡突然就有点儿不太知道怎么交代花盆没买到——和问骆闻舟为什么要买这么奢侈的花盆——的事。直到骆闻舟炖好了汤、解下围裙挂好、走出厨房,他才斟酌着说:“师兄,你受到什么刺激了?”


“我能受什么刺激?”骆闻舟没好气地说,“——哦,对了,我发现猫很好摸,一锅大概是个猫中异类。”


“那你怎么要买一个Gucci的花盆?”费渡说,“四千二,纯银的,师兄,你受了什么打击?我不是养不起你,但是你奢侈得实在太……”他略去了半句话,好整以暇地托着下巴,一点笑意似晃不晃地在他眼睛里沉浮着,嘴角抿出一个温温柔柔的甜滋滋的弧度来。一记温柔刀,只等骆闻舟迎头撞上来,只可惜结果大出费渡所料。


“什么四千二有的没的?我让你买的是个骨瓷的花盆,不是Gucci——”他发音艰难地念出了该国际知名奢侈品牌,并流畅地对此进行痛斥,“资本主义不可取,你觉得我会花一个月工资买个花盆?我是疯了吗!”


费渡:……


他无语了片刻,发现这就是个傻兮兮的乌龙,他还智商掉线一直没觉出来——费渡挨了骆闻舟一个不轻不重的脑崩,叹了口气,蹲到一边去撸猫,细长手指在一胖一瘦两只猫之间摸得不亦乐乎。总之没关系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,花盆没买回来,汤反正炖好了,已经飘出软和的香气。骆一锅慢悠悠地挪到厨房在骆闻舟脚边打转,还没想好名字的小猫也认吃不认主地溜到骆一锅旁边,费渡站在原地,有点儿寂寥。端汤出来的骆闻舟扑哧笑出来,叫他去洗手赶紧吃饭。


四只碗,两大两小,两只猫埋头吃得稀里哗啦,骆闻舟喝着汤,忽然没头没脑地说道:“我还是喜欢夏天。”“我也喜欢,”费渡吃饱了,把汤碗饭碗规规矩矩地摞一起,筷子横搭在碗上。他看着碗里一把白瓷调羹轻声说,“可以吃冰激凌——就是小时候没吃过,他不让。”骆闻舟莫名地有点词穷,想起小时候吃的冰,五毛钱一袋,经常粘连成一大块一大块。“腮帮子都撑鼓起来了,话也没办法说,别人只能听见‘唔唔嗯嗯’,和被绑架了似的。”他描述,“还有一块钱一个的小布丁,五毛一个的老冰棍儿,放在一个小冰柜里——那时候就这么几种冰,我这种穷孩子和你们不一样——冰柜上盖一块大棉被。”


费渡瞅着他,桃花眼里笑意打着旋儿,要从眼尾溢出来。“明年夏天,师兄带我去吃冰吧,还可以……”他压低了声腔,那种很“费渡”的调笑再次冒出头来,“嘴对嘴喂我。”


“呵,资产阶级糖衣炮弹。”骆闻舟早已刀枪不入,面不改色地怼了回去,起身收拾碗筷。在寒冬讲夏天的事,不是盼夏来,只是想未来同你一起——五毛钱的袋装雪碧冰块,一块钱的小布丁,最鲜妍的应季水果,烈日下的蝉鸣和凉荫。哪怕是最难捱的苦夏,也都想与你有关。


碗盏碰撞水流声哗哗,费渡靠在沙发上,看猫乱摁电视遥控器。新闻联播快到尾声,骆闻舟的声音从厨房传来。


“明天和我买花盆去!”


“知道了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太冷啦 好想回夏天啊
到最后自己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(。

哦哦噢噢噢哦哦呃呃呃额呃呃呃

早間死鶴:

好嘛。然后可以写au了,身在危房心在桃源的小谢道士,总是笑眯眯的,活的特别清新脱俗,有人笑他也不恼不火,有人找事也心平气和,只有某次,山下富贵人家找上来要砍了道观里的树的时候,小谢道士发火打了人。

树还是没砍成,小谢道士还是每天笑眯眯的、心甘情愿住危房的过日子。说来也怪,冬天里那棵树居然还开花;谢怜太闲,反正也成了半仙不怕冷,就扫来花上的雪水想煮茶喝。刚刚进了门,就有人说:哥哥好清闲呀。

小谢道士回过头来,一身风流的红衣少年倚着墙笑着看他,衣角坠下一滴冰凉的雪水。

【全员】论天官赐福与郭德纲的兼容度

早間死鶴:

*论天官赐福与郭德纲的兼容度
*纯搞笑 有借鉴 不妥删
*CP:花怜/双玄 注意避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师青玄:“我挚友明仪家里特别有钱,拿一祖传的地师铲子。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好机器,德国进口的,“突突突突..”


半月:“你没见过刻磨,漂亮! 大高个,重眉毛大眼睛的。他是没胡子,要有胡子跟拉登似的。”


师青玄:“我都羡慕你!”
明仪:“羡慕什么啊?”
师青玄:“这么年轻就认识我啦!”


花城:“贺玄拿根面条都能把锁打开,给他一包方便面能开一小区。”


灵文:“今天君吾给我发双薪了,我买小灵通打电话,先打一骂街的,再打一道歉的。买盘看去,买一张正版的、买一张盗版的,快进看一张、快退看一张,买洗衣机,双缸的洗衣机,一缸装米,一缸装面.....”


引玉指着权一真对谢怜说:“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。”


裴茗对灵文:“请血雨探花吃饭吧,血雨探花说了简单一点,要吃羹,要吃叫百年好合的羹,要谢怜亲手做。”


雨师:“我们都骑牛去铜炉山了,裴茗他功德比我们多,他看我们骑牛,瞧不起我们,自个蹬自行车去了。”


花城:“那天贺玄把师青玄带走了,后来啊,我看到他给他带到后边一个小屋里。那儿也没桌子啊,没椅子,就一张单人床。他们把门插上,又把灯关了....第二天早上吧,太阳出来了。”
谢怜:“你先说那灯关了以后怎么了?”
花城:“那灯关了以后啊....第二天早上啊,太阳出来了,那个大太阳真大啊!”
谢怜:“你说说那灯关了以后怎么了?”
花城:“你想知道吗? 想知道我带你去那小屋。”


“鬼界有一血雨探花,叫花城,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上炕认识谢怜下炕认识鞋。”


谢怜:“三郎,鬼市天冷了,给你寄了件大衣,邮局说太重,我就把扣儿铰下来放口袋里了,你自己缝吧。”


戚容:“那天我和我手下开庆功宴,他们请我吃饭。我的饭量你是知道的,而且我也不爱吃烤猪,所以吃了四只我就吃不下去了,我就说: 实在不能吃了,待会儿回家还要跟我儿子吃饭呢。”


裴茗:“撩妹失败那次,我特别难受,我走进一家饭馆儿,对服务员说:‘给来四十个馒头,八十斤烙饼,这菜谱给炒两本。”
谢怜:“自杀的方式很多,这样太糟践粮食了。”







试阅

嗚嗚嗚嗚嗚嗚嗚aaaaaaaaaaaaaaaaaaaaaaa

早間死鶴:

xjb写 可能有后续
再改吧(


贺玄笑起来像一团死月亮。



他掌心托着一折火,光亮将死,比没有光还黯淡些。师青玄的风师扇被他握在手里,像攥着数百年被鸠占鹊巢的荣耀。这扇子没有风骨,他说,神官的法器,哪怕破铜烂铁,遇死总也要有点骨气。


“不对,”他又倏然抬首,“它本来就是我的。”他托住师青玄的手。黑水沉舟的手冷而稳定,没有颤抖——他颔首仔细地看着师青玄的掌纹,神情浸在泡不开的暗里,师青玄看不清,一心向死:“明仪兄。”他喊不出贺玄的名字,“你放我一条死路。”


“我曾经学过看手相。”贺玄笑道,“你的掌纹乱而杂,颤且陡……你不应该活得这样好。”师青玄抬起手来又垂下,贺玄的笑容没有光,像一团死月亮,声色尽泯,只剩绝望。他明白他解脱之前要还够这数百年欠他的爱恨。


“我还有……”贺玄说,切齿的恨从他语句中淋漓而出,“我还有数百年的时间,共你书。”

【花怜】目不转睛

好!!!!!!

早間死鶴:

飞速胡编乱造 写来娱乐不要捉虫
过年了 恭祝各位姐妹新年快乐

——————
他醒的时候汗浸透了大半背脊,月光浮上眉目,孤绝而冷。梦里金尊濒倒,庙宇一炬,他落魄提剑,最后一次破禁谢过某束不知名的白花。——以我为信仰活下去吧,他想起当时说过的话。那时仍旧年轻,哪怕前方风雨如晦还要拼一口意气,信前途有光亮,信神能救众生,要从无可救药的乱世中硬生生劈出个两全的豁口来。


他不愿再去想,轻手轻脚坐起身来,却看到花城正立在床边看着他,目光灼灼:“哥哥,你醒了。”又沉默半晌方道:“……有梦魇?”


谢怜垂下眼睛,烛火暗淡,从灰墙上擦出他清癯的黑影子,随动作荡开更多的飘摇。其实他根本无所谓了——三次飞升成了神官茶余饭后的谈资,眼睁睁看着自己八千宫观被他最虔诚的信徒摧毁,最无法割舍的信仰是他人眼中最荒谬;他之前是万人景仰的仙乐太子,飞升几次成了落毛凤凰,明白也看淡了世事料峭,心平气和地适应了到处卖艺拾破烂的生活。


那段时间逐渐陨落,却仍有余烬,在心口不时疼痛灼灼;他漫长跌宕的记忆河流中,那些被埋在深处的往事,那些满腔热血终归于沉寂的过去,他以为只有他还记得。


然而仍有人从始至终替他记着,自上元祭天游的惊鸿一瞥到菩荠观外瘦削的月色,那颗红珊瑚珠这些年来被跌宕飞光磨得分外鲜亮,花城想过几次,他的白布道衣是不是比那年的华服更衬它。


“……哥哥,出去看星星吧。”花城没头没脑道,难得没有征询谢怜的意见,只是牵起他的衣袖往屋外走,“我一直没有睡,今晚月色很美。”


如他所言,今夜的确星光熠熠,而谢怜却莫名有些紧张。他不自觉绕着花城中指上那缕红线的另一端,半晌才反应过来垂下头,殷红一缕已经绵而长地缠住他的指根——他想起铜炉山里两人手上同样的蝶形红结,不甚心虚却带点儿心慌地抬起眼来。小星点不开的黑里只能朦胧看见花城的半侧脸,月亮尚未落去的光亮裁出他半边窄肩轮廓,线条流畅如豹。花城转过脸来,银护腕随他抬手的动作淌着粼粼明亮。


他被这光闪了一下,却想起过去的很多事情,那些从未被发觉过的空白此刻被抹上鲜活的色彩,连最苦难的回忆都仿佛一片扬起的帆。


他想起他刚碰到成为鬼王的花城,风流红衣不尽潇洒,彼时他还以为是某位富家公子;那时候花城说:“看到路边有一朵花,被血雨打得凄惨,就偏了偏伞,挡了一下。”谢怜就仿佛能看见花城侧过伞去的模样,眼梢潜着笑意,那朵花在他庇护下却仍摇摇欲坠,花瓣因沾了血褪去那些稚气的白;万鬼哀鸣挣扎而起,伞檐遍淌的淋漓坠到他脚下。


“哥哥,怎么了?”他问。“想起了一点之前的事。”谢怜轻轻笑,花城只能看到他带着点笑意的半侧脸,静谧的夜色自眉睫漫开。而谢怜只自顾自想着,——他想起水下猝然的吻,在光与水间融化;鬼域水上狭窄的棺材,载着他从未有过的窘迫……苍林白鹿如隙过,凡人生老病死,神官坎坷升落,然而一切如磐跌宕,在遇到他之后便尽化岁月绵绵。


他们都像走在陡崖,每一步都危仞千尺,然而一路走来,尽管风刀霜剑严相逼,世事锐钝皆伤人,自遇到彼此开始,心底便已辟出偏安一隅。花城凝望着谢怜,手牵住了他的——谢怜微微一动,却并没有挣开,而是缓缓地紧扣住了他的手。


小星在亮与暗的间隙中游开暮色,而他的星星正偎着他。


瞎j8給自己畫個頭像呃呃呃呃呃呃天跡海豹耶!